何氏眼科干眼治疗中心
何氏眼科博士何伟1995年创立 20年海外医疗技术积累 200万患者共同的选择
辽宁省市医保定点单位 省基本医保异地就医即时结算定点医院
免费眼病咨询热线:4008-169-569
《腾讯大辽网:深度对话》独家专访何伟院长

来源:沈阳何氏眼科医院 作者:何氏眼科 时间:2014年12月23日 浏览量:1643

  何伟先生是全国政协委员、中组部“千人计划”专家、国家卫生部重点专科何氏眼科、何氏医学院创始人、国际防盲协会西亚太地区联职主席、中国眼科医师协会副会长。
  1993年,何伟先生获得日本九州大学眼科医学博士学位,在日留学期间就参加了“孝夫义诊团”每年到世界各地义诊。1995年归国创办了何氏眼科医院,不断将中国“眼产业”的发展推向崭新高度。


 腾讯大辽财经:何院长您好,欢迎做客《深度对话》。我们有一个大致的数据,自何氏眼科开展公益项目以来,共免费筛查了患者116万人次,减免了将近50%的手术费用。您是基于什么初衷成立的公益组织——爱之光防盲基金会呢?
何伟:爱之光防盲基金会是在一种精神的支持下创立的,因为一次非常偶然的经历让我发现中国有2000多万视力障碍患者,其中80%生活在农村。他们的收入只足已维持日常生活,根本无力承担手术的费用。我记得那是1989年,我在国外留学期间回国义诊。当时一个老大爷把我从手术室里叫出来,说:“救救我的命”。我说,我只是治眼睛的。当时爷爷带了个小孙子,他抱着我的腿说:“救救我爷爷,我爷爷已经上吊3次了”。我问他为什么,小孙子说他父母5年前就已经去世了,跟着爷爷生活,可是2年之后爷爷什么都看不见了。小孙子要上学,爷爷就没人照顾,爷爷觉得自己活着是连累了孙子不能上学,所以他几次寻死。为什么?因为一个手术要花费五千、八千、甚至一万元,而中国农民可支配收入,一个家庭全年也就是五千元左右,很多人是因为治病返贫,或由于失明而丧失劳动力致贫。这使得很多盲人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
  记得当时给这位大爷做完手术重见光明后,小孙子写给我一个小纸条:谢谢何博士救了我爷爷的命。当时我眼睛里都是泪。2000万视障病人,丧失劳动力,没有生活,难道不应该有人去帮助他们吗?而这个帮助不是一个人、一个医学博士、一个眼科医生应该做的,应该是唤起全社会的良知来帮助这种最需要帮助的弱者。有什么人能比失明更痛苦?原本看见过光明,后来却失去光明,生活在黑暗之中,这种痛苦是我们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所以成立爱之光防盲基金会就是汇聚社会精英,力行光明使命,让大家都有机会、有平台、有展现自己社会责任的机会,让各自不同的社会分工凝聚起来,让这些失明的患者再见光明。我觉得这是一个具有人文精神、特别有前景的一件事情。我们不仅是带领人们去治疗盲人,更多倡导一种人生的价值,人生正道。
腾讯大辽财经:从您回国创立何氏眼科至今,已经有多少年历史了呢?
何伟:已经19年了。虽然爱之光防盲基金会是在8年前创建,但是在回国之前的8年时间里我就开始践行公益事业。当时我是跟我的老师在每年利用日本盂兰盆节的时间回来,给几十例、上百例的患者做手术。你会发现患者越做越多,因为没有钱等待你救助的患者成百上千人,你可能做掉100人,这100人当中只做一只眼睛,因为都是双目失明的人,你给做一只眼睛,那么患者就会说,何博士,你什么时候回来给我做另一只眼睛,我说明年再回来,这样我就是每年回来两次,一共回来了18次,每年都留下一批明年还等着你做另外一只眼睛的人,所以到18次以后,你会发现,回国走这条光明的路,已经不是外力所致,而是自己内心觉得这么多人需要你的帮助,你会自然的选择回国,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影响着你。
  我常说,人要跟随心灵去做,跟着心灵的呼唤去走,所以回国以后,就把原来每年两次的活动变成日常的活动,所以我们医院里就做了这么一个部门,后来我们把这个部门做成了另外一家免费医院,就是越做越大。但是你会发现,随着患者需求的不断增加,和自己梦想不断扩大,你会发现两个问题,第一个治盲人这件事不能靠何氏人或者一家机构来做,从自身的角度,需要动员,倡导,组织,你根本就顾及不了,因为规模太大了。
  第二,随着国家经济社会不断发展,特别是物质在快速丰富的过程当中,我们的文化、价值观,跟不上物质发展,人们心里有很多向上的愿意做好事的这种强烈愿望,但是我们缺少一个平台,所以这两个因素促使我想,也许我们可以创建一个爱之光基金会,大家把资源整合到一起,更重要的是,大家在做善事的同时,能够不断净化我们的心灵,不断的去倡导一种精神的文明和价值追求,让社会更多的人可以尽他们所能,把一件光明的事业做大,作为一种精神的标志,而不仅仅是治盲人本身,所以我们就做了这个爱之光基金会。
腾讯大辽财经:那何院长,您刚刚谈到您的经历,我想到了就是现在社会有一个呼吁,就是企业家的公益应该从感性公益上升到一种理性公益的阶段,您也成立了以您何氏眼科命名的何氏医学院,也作为公益项目的一部分,您能跟我们详细介绍一下这个吗?
何伟:实际上,做企业,一个企业家,把企业做成什么样,完全取决于这个企业家的自己内心的呼唤,一种价值追求、以及他的文化和价值观。当我想做大学的时候,想法很简单,当一个社会从中等收入的国家向更高收入国家过

渡的过程当中,人们的精神、价值和文化会发生很多混乱,这种不仅在中国,在很多原来那些发展中的国家都遇到的困难。大学,是当今社会除了宗教以外的一个很重要的精神的航标,我相信大学对中国社会、科学、文化、政治的进步会起到引领的作用。我相信如果大学毕业以后,还需要让父母拿二三十万去找一个稳定工作的现象是不合理的,是必须要消除的。

《腾讯大辽网:深度对话》独家专访何伟院长


腾讯大辽财经:在您的何氏医学院,它的人文关怀和科学间的设立,有没有矛盾点,您怎样把他们有机结合在一起?
何伟:辽宁何氏医学院最大的改变在于它的大学章程。大学的宗旨是一切为了学生的未来,这个学生的未来是与国家的未来、民族的未来,是与中国梦、中华民族的振兴和崛起结合起来的。尽管这个口号说的很大,但是你去看看这个学校里,把整个五年教学中的前两年的教育,做了一些突出人文、艺术、国学教育的时候,你会发现这种潜移默化会对学生未来的人生产生巨大影响,会奠定一个非常好的思想基础,我们把这个教育叫做博雅教育。这个博雅教育的核心内容是培养人文,培养学生成为一个完整的人,而不是一个只会读书的机器。
腾讯大辽财经:那您认为这是对中国现有的教育制度的改进吗?
何伟:我认为这是一个挑战。因为现在中国的大学,说句不好听的话,也许是一个局部的现象,但这局部现象足以证明我们在教育方面的退化,大学的人文精神的退化,大学对一个独立思考和完整人格的教育的功能的退化,对传承中华民族和世界闻名的退化——你可以看到个别院士在骗取国家科研经费,博士生导师在做一些道德伦理上根本没法接受的事情,你会看到大学校长和书记打仗,互相动刀子、使用暴力。这样的现象在教育的文明史上是罕见的。我们应该警醒,中国的大学到了不改不行的程度,问题是怎么改。辽宁何氏医学院愿意做这个改革的实验室,愿意让这个大学里的学生能够接触到更多人文、艺术方面的熏陶,在他们健全的人格方面,能够接触到一些与传统的教育不同的方面,希望他们可以有改变。
腾讯大辽财经:所以就是您觉得以这个教育制度培养出来的就是在医学方面有专长的学生,对今后中国的医疗改革还是有帮助的,您觉得是有这样一个长远的影响,是吗?
何伟:辽宁何氏医学院建院时间不长,只有十年多的历史。但是我们的学生,毕业以后在社会受欢迎的程度是非常显著的。用人单位经常说一句话就是,你们大学的就业率是多少?我们告诉他就业率,他说你们的就业率比传统的国立一本著名大学的就业率还高,为什么?我说你告诉我是为什么,因为你是用人单位。他说,我们觉得这个学校毕业的学生和传统学校毕业的学生完全不一样。这些学生非常有礼貌,见到用人单位的人都会主动打招呼,他们很阳光,情商非常高,同时他们还说这些学生很有眼力见,比如见到地上的杂物,他会主动捡起来清理好,每天早晨上班,如果没人清理卫生,他来了他会做打扫,谁有困难,他们也会乐于帮助,和患者的沟通,就显得非常体贴。
  我们回过来去回忆大学里经历的是什么,这里的学生在入学前,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还接到一封信,说,在你的社区里,找到一个病人,去了解他的疾苦,带着他的病历来到学校,放假的时候回去,感恩母校,去了解你的老师,在医疗和健康方面有什么需求,而他面临的困境在哪里,这些都是责任。然后,这个学校里面,他的食堂,他的清洁,他的保卫都是在创新创业学院里面的课程。我曾经问过学生,我说,扫厕所这样的事情你们愿意干么,他们说开始不愿意看,但是现在我们愿意干,因为我们七千多学生,一年轮下来扫一次厕所,可是这次扫厕所让我们知道,扫厕所也不容易,我们可能更容易关注别人的不容易,不会再破坏环境,不再乱扔纸,对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修养有帮助。
  在食堂打工的人说,再也不乱花钱了,因为我们学校的食堂是不外包的,都是由我们学生自己来管理的,因为我们担心食品卫生和安全,他们经历了从买菜的,进货,到做,到卖掉,到财务的整理,到成本核算的全部过程,他们说挣一分钱真是不容易,所以我们学生家长流着泪说,这所学校,我的孩子才来了三个月,发生最大的变化回家就干活,原来不怎么听家里大人的话,现在主动跟家里去沟通,然后不乱花钱,这些微小的变化可能对这个孩子的未来的人生产生很大的影响,这是潜移默化的,难道这样的教育,社会不欢迎么,用人单位不欢迎么,家长不高兴么,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这样点点滴滴。我们也没有说辽宁何氏医学院能够改变现在教育的现状,但是我相信对教育改革也许会提供一些意见。
腾讯大辽财经:那何院长,你从医者本身的角度,你也培养了大批的,受社会欢迎的医生,那您觉得现在中国比较被人诟病的医疗制度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你从医者的角度能给我分析一下么?
何伟:所有人的行为都来自他的心里活动,他的腥味表现他的内心,而他的内心,什么才影响人们的行为,价值观,我们都忘记在我们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我们的钱包越来越鼓的时候,人们的灵魂价值在不断的丢失,这是,整个医疗行业内医疗的腐败,红包、回扣、灰色收入的根本,这是个全社会的现象,不仅对医疗,但作为医疗本身我们是希望一个学医的医学生,应该从入学开始增加人文艺术价值观,还有沟通方面的,患者也是需要沟通需要管理的,就是你光把手术学好是不可以成为一个好医生的,可能是你更多的是关爱和患者的沟通,这些很重要。这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在海外回来,我非常深刻的感觉到,在国外做医生和在国内做医生,最大的差距现在已没在技术设备层面,更多是人文精神

方面的差异。
  在国外,就是我在日本那个时候职业,日本医生也会收患者的礼,只要不是国立大学,私立和国立是分开的。国立大学是不能够收患者礼物,也不能收厂商的贿赂。在私立大学里面,当然商业贿赂是肯定不行的,就患者给医生一些表示是完全可以的,不会受到法律方面的影响。那他是怎么送礼的,他是接受了医疗服务,他觉得这个医生非常好,对医疗效果很满意,他在一个口袋里面装上两万日元,送上来说,“感谢您对我的照顾,辛苦了!”但是这两万日元是他整个收入当中的二十分之一,对生活没影响,而且是治疗以后的。而我们的红包是提前送的,就是医患之间的信赖已经出现了危机。他们担心,不送的话会出问题。这与医生的理解又不一样,医生不会因为不送红包而把手术做坏,所以我说,根本不是医疗技术出问题,也不是经济、法律的问题,是人之间的信用出了问题,是沟通上出了问题。所以把它归结为人文方向。这是为什么辽宁何氏医学院加了很多人文的内容在这里。现在医生当中也有一些坏人,他们已经失去了对人文精神的敬畏,钱财作为他们唯一的需求。这部分人是很少数的。但是全社会都应该去倡导。不光是医生的职业文明,全社会各个职业都需要有精神文明。患者也需要精神文明,也需要沟通和交流。

《腾讯大辽网:深度对话》独家专访何伟院长


腾讯大辽财经:刚刚您也提到十九年前,您从日本回到国内实际上是一个创业的状态,当时您在日本已经是一位有名望的医生了,那您为什么选择回国,创立何氏眼科呢?
何伟:如果你在国外期间每年都回来两次,去给这些没有钱无助的患者医治,你每次都会去想,我也可能是这个盲人。我的亲属我的亲人也可能是这个盲人。他们真的是无助,连续十八次的这样的经历,我可能别无选择,你会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你。回国创业已经不是我的专业问题,真的是一种心灵的需求。看着那些渴望的眼光,用那种长满老茧的手抓着自己的手说,“何博士,什么时候给我做下一只眼睛?”,我很痛苦,我连续听了十八次,难道会不回来吗?
腾讯大辽财经:那您的初衷, 其实与当时的爱国企业家一样,支持国内的发展,把国外先进的技术带回来?
何伟:没错。我明白我治不了这么多人,但我知道我的这种力量会感染更多的人。比如说,有的企业家不会做手术,但是他会把他的余富拿出来去帮助。他会说,“何博士,我把钱给你,你帮我去做。”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因为每个人都有向善的力量。我相信我们的作为会影响更多的人。
腾讯大辽财经:您刚刚提到以企业家本身的力量去影响整个社会群体来向善。那我们就想到近期比较火热的陈光标这么一个事件,他以极大的噱头来做慈善,那您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家应该以哪一种力量是像您这样低调的去行事?还是比较高调的来号召社会呢?
何伟:我觉得刚才您谈到一个非常好的概念叫做理性慈善。理性慈善会把慈善引导上一条正确的轨道,能走向一条更为规范、透明与公信力的,能用正向的力量引导更多的人主动愿意去参加。这就需要对慈善的行为产生一种选择。太内敛了别人不知道做什么,太张扬了会引起一些异议,我们要做的事是做一件人间正道,我觉得用合适的方式适应中国现实的慈善的方式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腾讯大辽财经:其实在现实的中国慈善的方式,例如红十字会这么大的慈善机构和基金会也在受到公众的质疑,一片舆论的声音都是在蹭负面的情绪。处于这么一个时代,您是如何去做的呢?
何伟:我跟国际上很多慈善机构社会组织合作。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公信力的建立。公信力的建立在于公正、透明、公开,利用法律的手段来保障公益慈善组织发展。这是非常重要的。
腾讯大辽财经:您能给我们举一个例子吗?
何伟:比如说,大家关注公益慈善组织更多的是从资金如何使用方面。那你这种国家对于社会组织的管理是有非常规范的章程的、有规定的,这方面的立法虽然还有很多不健全的地方,但是自律是非常重要的。作为公益慈善的本人和他组织自身的自律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公信力的建设是建立在财务透明的基础上的。财务必须透明,必须接受捐款人社会的、传媒的以及法律监督这是根本。没有这个做不好透明、做不到公信力,所以你的名声不好也很正常。

《腾讯大辽网:深度对话》独家专访何伟院长


腾讯大辽财经:之前我们在何氏医学院参观的时候看到了您对中国传统的中药有一个新的发明和改造,我们也知道您之前也提倡过对中国传统医药要改善它在世界上的地位,对此您有哪些见解?
何伟:对于中医中药也像中国的四大发明传统文化一样,中国人正在逐渐丧失对他的文化自信,我觉得这是最危险的。我作为一个临床医学的背景的人同时我做了大量的基础研究,我是做分子病理学的,我深刻的知道,在中国创新的路上最有可能的就是中医药,因为在人类文明史上,没有一个天然植物药在人类人体身上做了几千年的临床实验证明有效证明相对安全。我们不能走回到西方规定的药物研发途径上。而应该走一条中国自己的路。比如中药的红参,红参健体、强身、延长寿命的功能已经在人体上

实验几千年了,西方不承认也没有用。因为现代西方的基础医学的研究方式,他的体系是成熟的,我们要改变一个方式就是把红参里面的有效单体成分在西方公认的一个药理实验的体系里面得到证实。
  比如说在延长DNA我们叫端粒酶,端粒酶是人长寿的一个基因,这个基因随着年龄的提升,端粒酶越来越短,最后丧失了复制蛋白质的能力。那么我们有两个中药已经证实它能延长端粒酶的活性,能让端粒酶的链加长,这就是个很好的例证,你没有必要从头去怀疑红参的治疗作用,更重要的是告诉他有效已经是承认的了,已经在人体做了(试验),西方都没有做这么长时间。你要做的是拿一个公认的体系来证实,让他接受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去否认中药,然后拿着红参从头开始去做,这事非常愚蠢的。我们正在,由于受到西方的这种攻击,由于对自己文化、信念的自信心丧失,这种文化自信的丢失,之后把一个传统的中医药、一个大的产业,甚至影响世界的产业拱手让给西方。现在德国、日本的中医、汉方学研究以及它的成果在国际上的市场比中国还大,而西方这边还大量宣传中医不科学、有毒,包括有些院士都在说中医不科学。他没有弄明白,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宝库,是我们将来真正的走向世界的根本,我们把它正在丢失,这是非常危险的。
腾讯大辽财经:那何院长你本人作为一个西医代表的学者,您对中医这方面的关注是不是也代表着中医和西医两者其实是可以有机的结合?
何伟:您说的非常对。世界大同了,整个我们的趋势是一种融合,这种融合使东方和西方、使传统与现代、使基础与应用更好的结合,甚至与资本的结合、与市场的结合、与人文艺术创意的结合,它是一个融合大同的时代,而不再是分的很细,你是你我是我的时代。所以我觉得这个个大趋势,大家应该抓住这个趋势向前走。
腾讯大辽财经:何院长您能和我们谈一下中国的这个医疗产业和国际化事业的前景吗?
何伟:我认为,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及健康产业可能会成为继互联网、IT或更大的产业,日本做了一个统计,2020年前后日本的医药产业会超过IT,包括数字内容、游戏都在内的产业。为什么,因为当人们满足了基本的衣食住行以后,第一个关注的就是健康,中国更是如此。因为中国已经进入了老龄社会,所以我相信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会随着社会的需求,特别是中国大量的投入的原始创新的动力,这些改变会出现井喷式的成长。以眼睛为例,我在20年前提出来一个产业,他们所有人都笑我,说有IT产业,有第三产业有第二产业,没有你说的产业。我说的是eye industry,眼睛的产业,我叫眼产业,那时候没有一个人会认同,当时许多经济学家我们在日本组建了一个中国21世纪研讨会,我说有眼产业,没有一个人相信。20年以后的今天,你看看我们移动终端已经使我们的眼睛发生多大的变化,现在中学生80%、大学生90%以上的人有近视眼,光眼镜这一个项目已经足够做一家千亿的上市公司了。用移动终端的人眼睛都会干,干眼这一个药物可能十至几百个亿,难道眼产业不是现实马上分分钟到来的吗?
  所以我觉得互联网移动终端使人们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使人们用眼环境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将来不仅是功能,将来眼睛的形状会变成不是圆的,而是变成长的,但是我们人体健康就像腿会越来越小、越来越短,越来越细,但是我们的大脑——尤其是眼与脑的连接、认知这些科学的发展会带出新的产业。所以最近我们和欧洲做了“眼脑研究中心”,是专门研究认知的,人们是如何阅读、理解、记忆,然后使用知识。会在这些科学领域的范围下游萌生出什么样的产业,前景是无法想象的。比如说现在孩子读书都需要有高效率,所以读书的方法、文字纸张的颜色、屏幕的颜色,什么能够让人不疲劳,这些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产业,有无数的产业在眼产业里。譬如说有一种病叫做视网膜色素变性,常发生在女性身上:20多岁开始视力逐渐下降,之后就接近全盲。我们发现用干细胞的方法是可以治疗这个疾病的,能够挽救一个人的视力是多么伟大的创新,它背后的产业又会有多大呢?
腾讯大辽财经:作为医者和管理者的角色,您的企业在未来5年有什么样的规划呢?
何伟:我们最大的规划就是创造一家made in China high-tech eye industry company(中国制造的高科技眼产业公司),我相信这家公司一定是有几百个亿市值的公司——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一位叫做汪潮涌的风险投资专家对我们进行评估后的评价。他说何氏未来5年会有这个市值。我们有上市的预期,一切正在进行当中。相信未来我们一定是资本市场里的一匹黑马,市场在这里,我们的科技在这里,何氏团队都是这个领域里的领军人物——都是科学家出身,有工商管理经验,行业经验20年以上,而且我们掌握着核心技术。我相信,未来的何氏,是所有人都愿意投资的一家公司。

  记者后记:
初见何伟先生是在其创办的辽宁何氏医学院,
时值深秋,枫林尽染点缀着校园的建筑群,美得令人感动。
不时有年轻的学生走过身边,
何院长也笑嘻嘻的打招呼,和同学开玩笑“你的眼镜好酷”。
访谈中,
讲到救助失明老人的往事也几度眼里泛出泪光。
一位有浓厚人文情怀的医者,一位热爱文化事业的企业家,一位将“博雅”融入办学的教育先锋。
做好事很简单,谈理想也不难。
只是将公益做成事业,历经几十年来唤起社会良知,集众人之力来力行光明使命的人并不多;
在“眼科”这个狭隘的医疗类别看到空前庞大产业,
并身体力行投入其中的医者,纵观中国似乎也只有何伟一人。(

文/刘艳妍)

转载自:腾讯·大辽网
原文链接:http://ln.qq.com/zt2014/sddh30/index.htm

    以上文章的阐述只是大概,如果您想了解更详细,建议您花费几分钟时间,与在线医生沟通,或拨打热线电话:4008-169-569
    通过在线医生的解答可以更清晰的了解您的病情,帮您更早的解决疾病困扰
(c)2011 ALLRIGHT RESERVRED | 网站ICP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6010986号-1 版权所有:沈阳何氏眼科医院(有限公司)